习近平的市场派经济顾问面临更大改革阻力|纽约时报中文网

104_meitu_8.jpg

刘鹤是习近平的最高经济顾问,也是一位改革派经济学家,主张审慎的经济自由化和提升市场地位。但是,随着特朗普上台,中美贸易战可能性上升,自由派将遇到更大阻力。

储百亮, KEITH BRADSHER 2017年1月18日

题图:2010年,刘鹤在北京。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经济顾问,刘鹤一直寻求让中国的增长不那么依赖与日俱增的债务和公共支出。Nelson Ching/Bloomberg

去年一年里,说话斯文、曾在美国接受教育的刘鹤巩固了他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高经济顾问的地位。一些人认为,他积聚的影响力堪比总理。

但在地位上升期间,刘鹤努力克服着经济审慎的自由化并进一步开放市场这样一个方案所遇到的阻力,刘鹤认为这对中国经济的长久健康至关重要,而且总体上华盛顿也是欢迎这样一个方案的。

图:上海洋山港。刘鹤称中国“不能承担过多”减少与其他经济体贸易赤字的“责任”,并指责了国外的民粹主义政策。Imagechina, via Associated Press

图:6月,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J·卢(左)、国务卿约翰·克里(中)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面。尽管刘鹤有很大的影响力,但习近平一边承诺振兴经济,一边推行了恢复党的控制和保护国有企业的保守议程。Wu Hong/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图:去年11月,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的图片出现在北京的一家报摊上。一些有政府关系的中国贸易专家已经暗示,如果特朗普针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设置壁垒,他们准备进行报复。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现在,随着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准备入主白宫,并重新对中国的经济威胁发出警告,刘鹤达成自己议程的难度会更大。该议程可能会被对贸易战后果的担忧所淹没。

在刘鹤的公开言行中,几乎没有迹象能清晰地表明他将如何建议习近平应对特朗普对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的威胁。

但在他领导的一项研究中,他说中国“承担过多国际经济调整责任”。三年前,该研究的成果出书发表。

“发达国家政府所采取的民粹主义政策通常是危机的推手,”他写道。

在前特朗普时代,刘鹤被视为那种美国人可以同其合作的中国官员。他支持中国调整储蓄和开支,帮助美国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复苏。

去年冬天,当奥巴马总统的财政部长雅各布·J·卢(Jacob J. Lew)需要绕过中国经济政策的迷雾时,他给刘鹤打了电话

“刘鹤永远是财政部必须要请教的人,因为他是从宏观的角度看待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奥巴马总统第一届任期内的财政部中国事务高级协调员的洛文杰(David P. Loevinger)说。

刘鹤被认为是可与高层直接联系的内部人士。

现在,外界普遍预计他会成为大权在握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主任。他目前的身份是副主任。这种提拔会增加对他的关注,以及他在2018年习近平第二届任期的新政府成立时担任副总理的机会。

刘鹤不能单方面决定政策,但和习近平关系亲近让他的影响力比其听上去颇具官僚气息的头衔所显示的要大。

“我心里毫不怀疑刘鹤的影响力非常大这一点,”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中国问题分析师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早前他非常谨慎,不愿显露自己的影响力,现在他已经改变了这种态度。”

除了要求一定程度的经济自由化和提升市场的地位外,他还支持精简臃肿的国有行业,并寻求减少中国不断增加的债务。

但即便影响力增加,他在这些领域推行变革的能力也有限。习近平仍是发号施令的人,他一边承诺振兴经济,一边推行极其保守的议程,旨在恢复党的控制并保护国有企业。习近平产业重组和减少债务的承诺,与保持增长的誓言相抵触。

刘鹤“真心想要推进改革,我对此毫不怀疑”,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前中国事务主管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尽管他是真心想要推进改革,但并不具备把理想变成现实所需要的权力”,至少在没有位高权重的盟友支持下是不可能的。

特朗普的当选,加之他选出的贸易团队似乎准备限制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只会令刘鹤今后的任务变得更加复杂。出口产业裁员的风险,乃至前方的不确定性,会让改革更加难以推进,那些希望银行一直不计代价地大力放贷以便维持企业运行的官僚,这样一来会更有声势。

一些有政府关系的中国贸易专家已经暗示,如果特朗普政府针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设置壁垒,他们准备以某些举措进行报复,比如把跟波音(Boeing)的合约转给空中客车(Airbus),把食品进口地从美国换成巴西等与之竞争的国家,还有可能进一步给苹果公司(Apple)在中国的iPhone销售设置障碍。

刘鹤和其他主张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学家,也许原则上主张降低中国的某些高耸的贸易壁垒,但在美国的贸易限制措施可能引发的民族主义抵制浪潮中这样做,无异于饮下政治毒药。

不过,刘鹤是一个明白人。当他的议程在2015年被搁置时,从他的反应不仅能看出他的政治风格,还可以一窥在习近平政府高层进行政策斗争的艺术。

那一年的一系列经济挑战——股市在6月份崩盘,人民币在两个月后贬值,经济增速出人意料地大幅放缓——抑制了人们对于经济自由化的热望。由于要在保持增长和实施改革之间寻求适当地平衡,政策压力颇大。

刘鹤开始径直对习近平进行高明的游说。

显然是以博取好感为目的,刘鹤于2015年末递交了一份大篇幅的备忘录。据四名从高级官员口中得知备忘录相关内容的人士透露,刘鹤称颂了习近平的政绩,并声称他肩负着推进中国改革进程的历史使命,包括进行大胆的经济改革。上述四名人士均要求匿名。

这份备忘录并未被公开,但却得到了习近平的首肯,命令在党内高层传阅。

去年5月,由一名匿名官员撰写的一篇文章出现在共产党的主要报纸《人民日报》上,警告高杠杆经济的风险。这位官员只是自称“权威人士”,他指责落后的官员试图依靠投资在经济困境中找到出路,从而削弱了改革,文章含蓄地为习近平开脱。

如果上升的债务不受限制,“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负增长,甚至让老百姓储蓄泡汤,”文章说。“那就要命了。”

官员、经济学家甚至中国新闻媒体的报道都说,这篇文章来自刘鹤的办公室,它与刘鹤用过的措辞和想法是一致的。

不过,他的努力获得的成果有限。北京于周四披露,银行贷款和其他信贷上个月的上升再次超过西方经济学家的预期,在这篇匿名文章发表后的八个月内,这一趋势大体上没有减弱。

在中国高层官员中,刘鹤总是显得很不一样。大多数官僚在五六十岁便开始染黑发,64岁的刘鹤却留着灰白的头发。

他所接受的美国教育也令他与众不同,这种资历在中国高级官员中是罕有的。他曾在哈佛大学的肯尼迪政府学院获得公共管理硕士学位,之后在新泽西的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学习。

回到北京,他以政府研究员的身份撰写的产业政策研究文章让他平步青云,成为指导经济政策的党内组织的负责人。2013年,他成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副主任,负责制定产业政策。

“他在上一届政府中被认为是有影响力的人物,这种影响力在习近平任内进一步增加了,”前财政部助理部长查尔斯·科林斯(Charles Collyns)说。“他对中国的组织结构和当务之急做出了有见地的、精准而平衡的评估。他看上去并不是一个狂热分子。”

他对美国贸易限制的反应是未知的,毫无疑问,与美国的贸易战争将放大经济民族主义的声音。

正如共产党控制的中国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在本月发表的一篇社论中所说:“中国商务部的门前摆着鲜花,但门后同样藏着大棒。它们都在恭候美国人。”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niuyueshibao

刘鹤或成中共下任总理“黑马”【紫禁城来鸿】|博闻社

2.jpg

【博闻社独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的矛盾,有可能导致李克强提前出局,在明年十九大让出总理位置。海外有报道指,王岐山有可能重返经济阵地,接替李克强任总理。不过,来自北京中南海的消息提示博闻社,应该留意习近平身边的一些红人,比如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他也可能是十九大接任总理的一匹“黑马”。

2016-5-24

中南海消息人士对博闻社表示,刘鹤深得习近平信用已无可置疑,从十八大后不久,2013年5月习近平向来访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Tom Donilon)介绍身边的一位“身材高大的助手”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开始,刘鹤走入外界视野,他就一直以习近平首席财经心腹智库的身份,跟随习出访考察,相伴左右,几乎形影不离。

消息指,习近平很多有关改革及经济工作的观点、提法,其实都是出自刘鹤之手,

习近平:刘鹤(左一)对我很重要!

比如“顶层设计”这个新潮说法,又比如时下最热门的“侧供给改革”,都是源自刘鹤,前不久(5月9日)《人民日报》头版那篇震惊一时的“权威人士论中国经济”,其是就是刘鹤根据习近平的授意,组织中财办秀才们包装出来。

这篇题为《开局首季问大势》七千字文章,是习近平对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工作极端不满情况下,忍无可忍学当年毛泽东在文革写“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做法,发出的“炮打李克强”大字报。这篇文章变相把盛传已久的中南海南院(中共中央办区)和北院(国务院办公区)的矛盾公开化。同时加重了李克强官位不保的传闻。

“有一种说法,李克强会在十九大改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总理让给王岐山。”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其实总理改掌人大在中共近30多年来,只是李鹏享受过,李鹏从1987年任总理,1998年两届届满时未到退休年龄,于是改任人大委员长,直到2003年退休。“总理改任人大委员长只是个案,并不属于惯例。”

北京消息人士暗示,李克强未必会步李鹏后尘,“也许采用朱镕基模式不赏没有可能。”朱镕基2003年从李鹏手中接任总理,只做了一届,2008年即告退休,安享晚年。

刘鹤(上左一)经常侍奉习近平会见外宾

“也许很多人认为,总理接任者只可能从现政治局委员中选出,不要忘了那是传统模式,而习近平不一定要遵循传统,他的姐姐齐桥桥当年曾对他说过,制度是为人服务的。”北京消息人士暗示,应该注意海外最近流传的一种说法,习近平正考虑十九大或者二十大取消取消政治局常委制,“如果这一传言落实,那么,刘鹤接任总理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北京消息人士对博闻社表示,刘鹤的经济观点和思路获得习近平认可,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刘鹤在政治理论上也影响习近平,正成为习近平思想理论体系的包装者和主要推手。他和习近平身边的智库重臣一道,正在为这个“党建工作重大课题”做策划。

知情者说:“刘鹤曾在一份给中央政治局的报告中提出,习近平不仅是中共一代领袖,而且是中共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之一。他还建议,对习近平的精神,‘领会要执行,不领会也要执行’”。据透露,刘鹤的这份报告,曾获习近平批覆“同意”,但最终没有下发。

64岁的刘鹤出生于北京,研究生学历,中国人民大学硕士学位,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硕士(MPA)。曾长期在国家计委工作,参与历次国家五年计划的制定工作。2003年出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分管宏观经济政策和经济发展方面工作。

习近平上台后,2013年3月起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该办公室隶属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小组由习近平任组长、李克强任副组长。作为小组下的常设办公室主任,刘鹤的职位举足轻重。他是十八届中央委员。2015年获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该奖是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