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 習近平十六岁那年即已经和歧山大哥“苟富贵毋相忘”了|自由亚洲

106_meitu_12

习近平和王歧山之间的关系比合盖一条被子相拥取暖的“话说当年”更加情深谊长!

2017-1-18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九大王歧山可能出任党中央副主席?》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大明王朝宦官魏忠贤因为极其受万岁爷皇帝的宠信,所以被称为“九千九百岁”。王歧山之于魏忠贤,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点相像,更相像的还有王歧山的中纪委在中共党内早就被人类比为当年魏忠贤把持的东厂和锦衣卫。因为史书上记载的魏忠贤贤排除异己,专断国政,以致人们“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当代的好事者们借古喻今,因此而推断出了王歧山“功高震主”令习近平不得不防。

不久前读过一篇香港媒体上的文章《王岐山锋芒毕露 习近平怕他功高震主恐不敢久用》。文中说:显而易见的是,薄熙来是这种人,王岐山也是这种人。王岐山的底蕴和威望,在党内除习近平外已不作第二人想;其个性、观念之独立,有目共睹。这样的人,习近平同样不敢久用。十八大王岐山任纪委书记一职,是习近平在地位未稳时不得不接受的选择,虽然此后两人配合默契,共创佳绩,但王岐山之功高,已将震主;再连任一届,或许人们将不知道中国到底是处在习近平时代还是王岐山时代了。这就是习近平不可能支持王岐山连任的原因。

该文作者认为:现在海外不少媒体热炒王岐山连任,说习近平将为王岐山改写“七上八下”规则,同样说得有鼻子有眼。搞这种炒作的人,未必都是利益相关者,很多人是出于理念,更多人还是前面所说的弱智,认定“某某和某某是亲密战友”,按此阵线划分来强解新闻信息;实在解释不通时,则不惜脑洞大开甚至胡编乱造,也要维护“观念的纯洁性”。

关心中国政治的人大都应该关注过前年王歧山不公开会见美籍政治学者福山一事,这场由王歧山主侃的特殊会见被福山事后形容为“象玄学讨论”,但《王岐山锋芒毕露 习近平怕他功高震主恐不敢久用》一文的作者却从中悟出了王歧山“恋栈”的“人之常情”。说王岐山见福山,不是闲得无聊,也不是越界、炫技,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此前媒体的诸多猜测,都是瞎子摸象,不得要领。与汪洋近来的一些表述之用意一样,王岐山也是欲借此机会向党内的一些人隔空表态,“我已经转变观念了”,试图弥补其谋求连任的一块短板—-虽然公开说过只能干一届了,但他当然还希望自己能够连任,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他在任时还表现得如此出色,声望如此之高,看起来也与习君臣相得—-希望似乎很大,但可惜这些理由都不是决定性的。王岐山可能坐大、自成一派的风险,决定了习近平不可能再用他,亦决定了他在十九大时必然退下 来的命运。

笔者认为,不到十九召开,关于王歧山的去留都是未知数,十八大王歧山出任纪委书记是“习近平在地位未稳时不得不接受的选择”之说,肯定是“曲高和寡”

笔者发现,自从习近平把“重商宽农”念成“重商宽衣”之后,公开讲话中引经据典、“阳春白雪”的形式再不多见,开始主打“下里巴人”,“文革”时期的“工农兵语言”信口拈来。所以他在日常生活中一定也常常会用“穿一条裤子还嫌肥”来形容两人之间的亲密无间。而他与王歧山的关系不是“穿一条裤子”,胜似“穿一条裤子“,艰苦年代里曾经是合盖一床被子,同一张土炕上滚虱子。

习近平当年下乡插队的陕西延安延川县早在习近平还是副省级干部时就开始为他作传。时任延安市延川县作协主席张思明曾为写作习近平延安插队经历而在延川县梁家河采访,并于2002年赴福建拜访时任省长的习近平,习近平告诉他,一九六九年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当时习近平带着一本经济方面的书,王岐山给留了下来。
笔者曾经在《一张太子党的全家褔告诉了我们太多太多》一文中披露过,当年曾因巨额贪污诈骗并将整麻袋的脏款藏在中南海家中而被时任党总书记胡耀邦亲自批捕的“刑满释放人员”,曾是毛泽东御笔、邓小平佞臣的胡乔木其人的长子胡石英在纪念毛诞的会场上演讲《我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时,吹嘘完自己当年是在毛主席身边长大的幸福生活之后还吹出一则令所有到场者无不感到欢欣鼓舞的“话说当年”:却原来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习近平还只是一个中央军委办公厅的普通秘书时,曾经自愿和王歧山、薄熙来、刘源等人聚拢他胡石英大哥门下,每月都会按时出席胡石英任班主任的政治学习班的讨论活动,胡石英还特别强调习近平和王歧山如今上台伊始即一再公开表演的脱稿讲话的的能力,都是当年因为他胡石英的提倡才被训练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也许是为了对外证明自己所言不虚,胡石英最近又指使手下故作不经意地把一张题为“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的太子党聚会合影“随便”贴到网上,照片中除上述四人,还有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陈云长公子陈元,以及薄熙来胞弟薄熙成等。该照片摄取二零零六年的某一天,地点是北京浙江大厦的主宴会厅。照片的第一排是陈元居中,左右两边分别有彭丽媛等数位贵妇;第二排是习近平居中,左右分别是胡石英和王歧山。刘源和薄熙成则并列在最后一排。

据一位曾经被胡石英许诺聘任中国国情调查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的前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透露,那还是二零一零年底或次年初发生的故事,当时是胡石英召见他时让他先为研究院展开网上宣传工作,并让秘书给了他两张彩色照片,一张是前面说的太子党成员合影,另外一张是同一场合上拍摄的三人特写:内容丰盛的巨大宴席桌前,习近平居中,左为王歧山、右为胡石英。此时的习近平还只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和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则是副总理,所以这位副研究员即按照胡石英的吩咐在把照片贴到互联网上时加注了“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这句说明。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国家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是胡石英为了继续在社会上招摇撞骗公开这两张照片时习近平和王歧山的当时职务,而这两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是习近平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在该省驻京办事处作东,宴请“京城发小”的2006年某年某日,是公款消费还是“自备酒水”都不重要,因为那时还没有“八项规定”呢!据说前辽宁省委书记,眼下已经被押赴河南郑州等待“司法处理”的王珉看过胡石英捅出来的这两张照片之后感慨过一句“原来他们(指习近平和王歧山)早就狼狈为奸了”。此话被密报中央后,成为他“妄议中央”的重要罪状。

“狼狈为奸”的话说得是难听了点,但细心人看看这两张照片上的座次,就应该相信习近平和王歧山之间的关系比合盖一条被子相拥取暖的“话说当年”更加情深谊长!

王歧山与福山谈话时曾说习近平和他王歧山一样酷爱读史,笔者有理由相信当年的习近平离开王歧山的窑洞时,习近平不一定会背诵一句“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但此情此景很可能会令他联想起史书上记载的陈胜和吴广:苟富贵,毋相忘!

ziyouyazhou

Advertisements